• 25岁中国女孩印度洋上演奇幻漂流

    获得四项奥斯卡奖的大片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中,狂风暴雨将帆船差点掀翻,成千条飞鱼像雨点般飞来,三四十只海豚结伴而行,大鲨鱼张开血盆大口冲过来……这些视觉冲击力极强的画面令人记忆犹新。也许你觉得这只是电影中的画面,普通人永远也无法经历,但在现实生活中,却有一位25岁的中国女孩,在印度洋上演了现实版奇幻漂流。她和同伴驾驶一艘帆船,海上漂流5个月,从澳洲达尔文到南非,行程一万四千余公里,经历了各种险境,也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美妙景观。当同龄人还在为众多人生课题感到迷茫时,这个名叫王云的留学澳洲的硕士毕业生,选择了用航海的方式去感知世界,体味人生。

    2013年12月底,王云接受了记者的专访,讲述她的冒险故事。

    1走进澳洲原住民区,探秘古老的自然景观

    王云1985年出生在河南信阳,2008年从海南大学毕业后,来到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攻读硕士学位。

    在教堂里,她认识了当地的一对老夫妇吉姆和玛丽琳。神学博士吉姆老人,年轻时候带着从事护士工作的爱人一起去过哈萨克斯坦、泰国等地以及澳洲当地的原住民区做发展援助,王云对此非常敬佩。相识一段时间后,他们很投缘,夫妇俩认王云当孙女,并把王云接了过来一起住。

    2010年8月硕士毕业后,王云参加了一个在达尔文市举办的澳洲原住民艺术展。从此改变了她整个人生计划。

    展后,她受邀来到相距1000公里的拉伽玛努社区。这个社区有大约1000人,接近95%的都是Warlpiri宗族的原住民。

    以前对原住民的印象全部来自电视上的一些零星画面,如今和他们零距离接触,王云感到十分激动和新奇。

    王云要在这里同他们吃住在一起10天。在拉伽玛努社区,每一天都感觉很特别,手机基本没信号,几乎与外界隔绝。王云以吉姆和玛丽琳孙女的身份,与原住民交谈,很快被他们接受。接触中她发现,原住民们和现代社会很难接轨,很多人的孤立感很强。他们感兴趣的事情是夏天来了,大家都坐在河边喝酒唱歌,唱累了就在河边席地而睡。这里的文化是原生态文化,景色更是优美至极。天空一片湛蓝,无比清晰,据说地球上,除了两极和深海外,这里是最清晰的天空之一。

    走进原住民社区,给王云打开了世界的另一扇窗。

    “如果你的肉体移动得太快,灵魂就会被甩在后面”,原住民的价值观,让她深思。她对于澳洲、非洲历史悠久的自然景观产生了浓烈的兴趣,决定在这些地方待上一年。她要通过海上漂流和步行的方式,去探秘古老的自然景观。

    2执意驾帆船海上漂流,父亲要与女儿断绝关系

    2010年8月28日,王云决定先坐船去东南亚。

    她去了货运港,试图以搭货船的方式到东帝汶,但被拒绝。随后她去了游艇俱乐部,这里有很多帆船。王云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去印尼的船,却意外发现告示栏里有一张征召去南非的船员的启事,还有船长马克斯的照片,戴着眼镜的样子很斯文,皮肤晒得黝黑均匀,严肃却很友好的样子。

    王云拨通了马克斯的电话,10分钟后,马克斯带着他小巧干练的智利女朋友赶了过来,交谈了一个小时之后,王云放弃了去东南亚的计划,决定跟着他们往西走。由于船上有个部件要更换,他们要等10天才出发,她就和他们一起游玩,也是对他们加深了解,因为如果跟着他们走,船上就只有他们几个人,不了解不熟悉肯定不能同往。经过相处,他们很投缘。

    王云打通了父亲的电话。

    当王云说要和刚结识的朋友驾帆船去漂流时,父亲坚决不同意。

    “你如果不听劝告非要去,那你从此以后别再回这个家!”父亲对着电话一顿狂吼,但仍没能拦住王云。

    9月8日,他们的船正式启航。船上一共5个人,三男两女,船长、1个澳大利亚人、1个捷克人——3个男人,以及王云和一个蒙古女孩。蒙古女孩晕船太厉害很快就下船了。

    王云以前没有驾驶过帆船,船长手把手教她:帆摆正位置,灵活掌舵,对四维风、海浪、洋流的变化灵敏应对,驾驶者需要安静下来,感受自然,深层地感受,与其顺应。耳边呼啸的风的来向、帆在风中的张力、船翻过一个浪冲浪下行的方向和阻力……一切都要与自己的感觉融合。

    第一次独自驾驶着帆船在茫茫的大海中航行,王云兴奋之情难以言表。

    经过16天的航海旅行,他们到达了圣诞岛,个个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般激动。很多澳洲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岛,但自19世纪20年代,却有很多华人劳工曾在这里劳作。

    王云此时最迫不及待的事就是拿出手机给爸爸打电话报平安。

    爸爸接到女儿的电话,早就将自己说要断绝父女关系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。

    那天,王云在自己的旅行日记中写道:“真正的旅行者,是会一直在路上的人……海洋可不是胆小鬼去的地方。”

    短暂的休息停留后,他们又继续向前航行。他们4个人在船上都要承担日常任务:掌舵、打扫、蒸煮等工作,公平合理。船长花光了自己所有积蓄买这艘船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为了实现自己环游世界的梦想,他之所以招收船员,主要是让大家一起分担船只的运行费用。他们每个人每月上缴500欧元至船长管理的公共账户,费用主要用来采购他们的食物和偶尔的零食。

    驾驶帆船在海上漂流的感觉,新鲜而刺激,但危险也悄然降临。

    3死神擦肩而过,在奇幻梦境中航行

    王云很喜欢驾驶帆船的感觉。她一边驾驶帆船一边欣赏着一望无际的海面。在不同光影之下呈现出各种几何形状的海浪,令她倍感惬意。波浪涌起、下沉像呼吸一样的节奏,如同魔咒般令她内心安静下来。身在海上,王云却觉得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活在当下。

    每当夕阳出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会到甲板上,有人坐在船头,有人坐在船尾。那种感觉很美,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包裹住,永远都看不倦。

    王云一边看着小说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,一边体验着书中所描述的场景,那种感觉美妙至极。

    一天傍晚,夕阳透过船帆正洒在甲板上,落在海面上,煞是壮美,王云突然发现了一只海豚在跟着船跑。往后看,又看到好多只海豚,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海豚,王云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,围着甲板跑了一圈,发现船的四周都是海豚,它们或前或后,或游动,或跳跃,伴着船行进,像开道一样,又像护航,竟达一个多钟头。王云围着船数了一遍又一遍,发现竟有40多只。

    夜晚,船经过某些含磷量多的海域时,海水闪闪发光,像星星海洋一样。船过处,由于海水和船底的摩擦,留下一条闪闪发光的痕迹。在没有星星的海上夜晚,如同堕入万丈深渊,只有船和四周的海面是闪亮的。夜航,意识苏醒在自然的梦境中。

    海上的天气变化无常,刚刚还是晴天,雨云一过来,就立马下起了暴雨。暴雨总是伴随着暴风。2010年10月的一天,王云正值班掌舵。凌晨两点船行至可可斯群岛附近的海域,突然遭遇狂风暴雨。暴风雨掀起巨大的海浪,将他们的帆船冲得东倒西歪,并拍打着船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。四围漆黑,疾风呼啸。

    一阵恐惧向王云袭来——风太大,她根本掌不了舵。此时她的一只脚已经被海水淹没,如果没有系安全绳,她早就被吹进大海喂鱼了。整个船被吹得与海平面成45度角,后来甚至成了60度角。

    船长来不及系安全绳,直接从船舱冲了出来,一个巨浪险些将他打到海里。船长迅速解开船帆的绳索,将船帆放了下来。没有了船帆,船的颠簸一下子好了很多。

    当暴风雨停下来后,王云抱着其他船员失声痛哭。

    雨停了,月亮很快浮现出来,天干净明亮。抬眼望去,海面上近处星光灿烂,远处仍然在下雨。一弯银色的彩虹架在前方,不是七彩的而是银色的。没有阳光的反射,只是月亮的清辉。如果不是亲眼见到,她决不会相信这世上会有银色的虹。

    惊险过后,有一段时间比较太平,但后来发生的事却让王云想起来就后怕。

    那是一次深夜航行,轮到她值班掌舵。王云一边驾船,一边看着船上的两个液晶屏。一个是航行方向的度数,一个是船下面的水深探测。这两个小屏幕在晚上会亮着微弱的光。在印度洋的中部,海水的深度大约一直保持在3000米以上。王云看到咪表的指数从3000米忽然跳到300米,而后50米,而后10米。她当时吓坏了,不明白为什么下面突然有固体障碍物,若撞上障碍物必定船毁人亡!她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。

    幸好这个情况没有持续多久,咪表又安静地恢复了正常,回到3000米以上的孤独状态。直到听到声响回头的一瞬间,她才看到,在月光下,黑暗的远方海面,有个巨大的身体浮出水面,喷出几米高的水柱,微微下潜,又再次浮出水面,然后消失于天际。

    她意识到那是鲸!原来是这只巨大的鲸在她的船下很近的地方,安静地经过。一个生灵和另一个生灵近距离的相聚以及对水下3000米世界的联想,常常让在空气中暴露着的世界显得浅短而局限。

    2011年2月,船到达了纳米比亚,王云跟船上的朋友们告别,下船去了非洲。她先后去了纳米比亚、莫桑比克、马拉维、坦桑尼亚、马达加斯加、肯尼亚。2011年5月23日,她从肯尼亚到香港,几天之后回到上海,为这段毕业后的旅行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

    这段漂流经历,让她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。

    回到上海后,她在一家企业做市场营销策划工作,2013年,她收获了美丽的爱情,一位和她有着类似经历的加拿大男孩爱上了她,他们相约到时再度出发。

    上一篇:亚洲“蜘蛛人”裸攀张家界“草泥马峰”(图)

    下一篇:史上最幽默的乒乓球比赛